您的位置: 困惑君 > 微信

名医与海盗的故事(来自民间)

2019-06-13来源:困惑君

清朝康熙年间,山东诸城出了一位名医叫丁华。有一年春天,丁华正在堂内给人看病,忽然来了两名壮汉,进门扔下两个元宝,气势逼人地说:“丁先生,我家主人病了,特来请你速去医治。若医治好了,上千两黄金相赠。赶快跟我们走吧。”

名医与海盗的故事(来自民间)

丁华听来者口气强硬,便小心地回道:“二位稍等。我看完这个病人马上就去。但不知你家主人家住哪里?生了什么病?”

两名壮汉道:“不必多问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赶快走吧,不然的话,误了我家主人的性命,你我都担待不起。”

丁华行医多年,见来者咄咄逼人,不是善良之辈,只好随手拿了行医家什跟他们走。

此时大门口的槐树上拴着两匹骏马。两名壮汉上前解下缰绳,相互使了一下眼色,一名壮汉不由分说,就将丁华架上马,自己也一跃而起,跨了上去,与丁华同骑一匹,另一壮汉单骑,二人扬鞭往东飞驰而去。

两匹快马如箭一般,一气跑了四个时辰,来到东海边上。早就有人等着,接了马匹,用布蒙了丁华的眼睛,牵着丁华上了船。船在海上晃晃悠悠,约莫走了两三个时辰,来到一座海岛上。丁华继续被牵着前行,进了一座海神庙里。有人给他去了蒙眼布,领他到了后院,在一个门口停下,说:“病人就在里面,进去吧。”

丁华进得门来,房间里布置得十分豪华。靠近窗户的雕花床上,躺着一位满脸胡须、脸色蜡黄、骨瘦如柴的汉子。旁边有两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人伺候着。

丁华心里揣摩,自己这是进了海盗窝了。看这病人的气派,必是海盗大王。他还没开口,便听病人气若游丝地问:“先生,你能治好我的病吗?”

听声音,此人已经病入膏肓。丁华谨慎地回答说:“我看看再说吧。”

原来病人的脊背中间生了一种奇怪的大恶疮。这个恶疮主体有海碗口大小,上面生出五个疮口,上面两个小的,大如桃核,中间一个稍大的,有两个小空洞,最下面一个有鸡蛋大小。并且都翻口在外,冒着恶臭的脓水。整个脊背就像一盘烧红的鏊子面。

丁华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大王患的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人面疮。这恶疮的形状很像一个人的脸。上面有鼻子、眼睛、嘴巴,已经会说话了。幸亏它的牙齿未成,耳朵还是雏形……这种病我家祖先也没有遇到过。只是祖师爷李时珍曾经给一个山大王治过这种病,作为特殊病例记载了下来。”丁华继续说,“这个病,若再过三五个月不治,就麻烦了……”

“那您能治吗?”两位太太满怀期待地问。

丁华答道:“要是我没看错的话,应该没问题。那药方我从小就背过,只是没有亲身试验过。能不能治好,就看天意了……”

两位太太见丁华这样说,便稍微松了口气,说:“那您就抓紧时间治吧。只要治好大王的病,我们亏待不了你。”

丁华说:“我给大王治好病,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让我及时回家。”

两位太太说:“只要治好大王的病,一切都好说。”

“我按祖传秘方,先用几剂中药试试看。”说罢,丁华从行医家什里拿出墨盒和纸笔,写了个药方,呈给了两位海盗夫人。

药抓来后,丁华亲手煎好,把药灌入海盗大王背上的人面疮里。谁知海盗大王敷上药后,疼得大叫一声,面部变得狰狞扭曲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竟然翻身站起,蹦了几蹦,随即倒下,昏迷了过去。

两位太太大吃一惊,吓得六神无主,旋即抓住丁华,放声大哭,说:“好一个骗子!还大王命来……”

外面匪徒听到屋里动静,急忙推门而入,见此情景,按倒丁华就打……

丁华一边承受着拳打脚踢,一边挣扎着喊叫:“住手……住手,让我把话说完你们再打……”

匪徒们住了手,其中一个说:“你这个该死的家伙。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。现在大王被你治成这个样子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丁华说:“大王这病到了关键时刻,不下猛药是治不好的。此药药性大,既会将病人身上的人面疮毒死,也会使病人疼痛难耐。病人已经虚弱不堪,怎能承受住如此折腾?用药后自然会难受得昏迷过去。但是请放心,过二十个时辰后病人就会醒。以后再慢慢调理,病人才能逐渐好起来。”

事到如今,他们也只好将信将疑。

看着海盗大王的反应,丁华不时地拉过他的手腕,感觉他的脉搏虽然微弱,却是逐渐平稳。丁华心里有了底,他对众人说:“大家请放心。我以全家人的性命担保,大王的病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众人听丁华的语气如此肯定,也稍微放心了些。天黑了,两位太太派人带丁华去歇息。丁华被领到西厢房,两个海盗用力将他推进屋里,随后将门锁上了。

这是一间又小又潮湿的石室,黑洞洞的,里边早已躺了十多个人。这些人个个蓬头垢面,面黄肌瘦,多数人已经疾病缠身,甚至奄奄一息。众人见他进来,叹口气道:“又来了一个送死的。”

丁华与他们交流,得知他们都是和自己一样,被海盗抓来为海盗大王治病的郎中。因为没有为海盗大王治好病,被关在这里。一是为了惩罚他们,二是怕放他们出去,透露这里的秘密,引来官府围剿。

所有的人都问:“你有法子给他治好吗?”

“能。”丁华将自己的诊断结果告诉了大家。

有人丧气地说:“治好也是死,治不好也是死。他们是不会放你回家的。就让这害人的家伙死了算了。”

丁华思忖了一下说:“治病救人是咱们医者的本分。在治病的时候,咱的眼里只有病人,没有好人坏人之分。你们放心,我会趁给他治病的时候,想办法让他放了你们……”

众人听了,一起跪下感谢丁华。

第二天,虽然大王还没醒来,但是呼吸均匀,神态安详,显然病情已有好转。再看脊背,恶疮周围红肿的地方有些淡了,人面疮耳朵的轮廓已经消失了。两位太太终于放下心来,派人将丁华请到客厅,用好酒好菜招待。

酒饭刚过,两位太太派人又把丁华请去,问道:“先生,此药看来有特效,那么能否让大王恢复如初,根治此症?”

丁华胸有成竹地道:“此病要根治,除非大王醒来后配合才行。要是大王不配合,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。”

两位太太问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恕我直言。凭我多年的行医经验,但凡患有恶疾者,都是有原因的。大王过去干的事一定是有违天理,因为一般人是不会生这种病的。所以,大王这病根不用我点破,太太也明白……”

两位太太相互看了一眼,会心地点了点头,然后问:“以先生之见……”

丁华说:“昨晚我和先前到来的郎中们同处一室,才知道大王这病治好了,我是死,治不好,我也是死。那大王这病治起来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两位太太暗暗后悔自己大意了,不该让丁华和其他郎中相见。事到如今,她们只好说:“先生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。”丁华说:“凡事自有定数。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,郎中就是上天指定为人治病消灾的,只是能力有大有小。他们治不了大王的病,但不一定治不好别人的病。你们把这么多郎中关在这里,得耽误多少人治病?这就是罪过啊。试想,只这一项,老天爷能不降罪吗?何不立刻把其他人放走,为大王积福?”

“这……”两位太太犯难了。

这时,海盗大王已经醒了。他觉得自己的病情好了很多,疼痛减轻了,精神也恢复了不少,只是身上还是没有力气。太太与丁华的谈话,他听得一清二楚。他相信丁华的话,自己做海盗这么多年,杀人无数,作孽太多,这就是因果报应。

三年来,他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生不如死。只要让他好起来,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。他睁开眼说:“先生不要说了,我答应你,马上放人。但,你得留下来。”

“大王醒过来了!”两位太太喜极而泣。

丁华点了点头说:“好!”

海盗大王吩咐其中一位太太,去将二大王请来。不一会儿,二大王来了。丁华认得,就是当初去请他来的其中一人。为了表示诚意,当着丁华的面,两位大王商议如何释放其他郎中。他们决定先将人从囚室里放出来,给他们洗澡换衣理发,改善伙食。有病的由丁华给他们诊治,等他们恢复健康,再送他们回去。

丁华非常满意,就尽心尽力地给大王治病。

转眼间,丁华来到海岛上已经两月有余,海盗大王的病也基本痊愈了。他把丁华当作座上宾,上下人等都对他很有礼貌。丁华向海盗大王辞行。不料,海盗大王不肯放他走,他说:“先生要是想家,干脆我派人将你家中老小接到岛上一起生活,岂不更好?”

丁华以故土难离为由拒绝了,只好耐心等待机会逃走。

终于,机会来了。海盗大王的母亲突然中风,说话不清,半截身子失去了知觉。多亏丁华及时救治,又是针灸,又是下药,老太太的病很快有了起色。

眼看老太太的病就要痊愈,他就对海盗大王说:“老太太这病,要想根除,恢复如初,必须用我家中的一剂药才行。容我尽快回家取来。”

海盗大王说:“先生,你不必回去,需要什么尽管吩咐。”

丁华说:“这剂药其中一味需我回家配制,这儿没有容器。大王若是怕我不回来,可以多派几个人跟随。”

海盗大王是个孝子,为了母亲能尽快好起来,只好答应派四个海盗随丁华回家取药。他们像来时一样,将丁华的眼睛用布蒙上,乘船上岸,换上马匹,一路往诸城奔来。

正值夏天,潍河两岸树木葱茏,河水奔流。丁华道:“各位,请等一下。这里的水中有千年的鳖精,灵验得很。老太太用药还需用这里的水做引子才更有效。我去取点儿,一会儿就好。”说着,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行医家什交给其中一人看守,转身拨开河边茂密的水草,一头扎进了河水里。

跟随的人在岸上等了一会儿,见没有动静,近前一看,哪里还有丁华的影子!这才知道他逃跑了。只好边寻找,边找到丁华的家。家人告知,丁华根本就没有回来。

原来丁华潜入水中后,趁海盗不注意,爬上岸躲到草丛里,并没有马上回家。他怕海盗蹲守在自己家。天黑后,他先去了亲戚家,让别人去看个虚实。直等海盗走了,确定再不会有人来找麻烦,这才偷偷回家和家人见了面。因为怕海盗前来报复,全家收拾细软,连夜弃家而逃。他们投奔到邻县百十里外的亲戚那里,为了生计,隐姓埋名,继续干着老本行……

半年后,由于丁华的医术高明,很快就在当地有了名气,每天找他看病的人像以前一样,络绎不绝。

这天,丁华一大早刚开张,就见门口躺着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乞丐。看到丁华,乞丐有气无力地喊着:“先生救我……”

他赶紧俯下身子,将乞丐扶起,搀扶进内堂。他先让乞丐落座,然后又倒了一碗热水,端到乞丐面前,说:“外面冷,先喝点水暖和暖和身子。有什么事稍后再说。”这乞丐大概口渴得很,一口气将碗里的水喝完,然后说:“先生,您现在可以给我看病了吧?”

丁华点点头,问: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乞丐说:“心里。胸口里发闷发热。”

丁华让他伸出胳膊,只一番切脉后,说:“你没病。回去吧。”

乞丐冲丁华一抱拳:“先生真神人也!”说完,脱下外面的破烂衣服,露出了里面光鲜的衣衫,又抬手撕下脸上的面具,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,竟是丁华千方百计躲避的海盗大王。

丁华大吃一惊,定了定神,叹道:“再神也神不过大王。我藏在这大山沟里,还是被你找到了。说吧,只要不为难我的家人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海盗大王连忙说:“先生误会了。我是向您学习来了……”

丁华一愣神:“学习?”

海盗大王说:“对!学医道,学做人。”

原来,当初四个海盗临行时海盗大王再三嘱咐,不管发生什么事,一定不要鲁莽行事,更不要伤害丁华及他的家人,赶紧回来再行定夺。他们没抓到丁华,只得匆匆回到海岛复命。

他们把丁华的行医家什呈给海盗大王。他接过来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张纸,上面是给老太太治病的方子。方子上不单是药的成分,就连煎药的火候、注意事项都写得清清楚楚。他还交代海盗们尽管放心,只要按他开的药给老太太服,老人家很快就会康复。然后又劝说海盗以后多做善事,少害人,自然洪福齐天……

海盗大王看完,才知道丁华早已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。心里虽然有些恼恨,有些失落,还是按捺了下来。他马上安排人给老太太按药方抓药,给她服下。老太太的病果然很快就好了。

按以往的惯例,海盗大王一定会去将丁华的全家剿灭。这次,他破天荒没有那么做。几年的病痛折磨,使他吃尽了苦头,是丁华救了他的命。现在又治好了老太太的病。他相信因果报应,自己这辈子作恶多端,是到了该回头的时候了。

海盗大王决定从此弃恶从善,不再干那图财害命的行当。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离开海岛,去找丁华!海盗们愿意跟随的,就一起去过平常人宁静的日子,不愿意去的自寻出路。海盗们早已厌倦了暗无天日、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,他们都愿意跟随大王金盆洗手,做个好人。

海盗一行人来到丁华家门前,立刻呆住了。丁华家大门紧锁,门口的荒草都已经一人多高。可见,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。

众人将家眷找个地方安顿下来,然后分散开来,四下里打听丁华的下落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人打听到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位医道高明的郎中。他们立刻前去察看,果然就是丁华。

误会消除了,当年的一切恩怨都已烟消云散。最后海盗大王出资,在城里开办了一家远近闻名的丁家大药房。丁华坐堂行医,其他的人边打杂边向丁华学医。海盗们改邪归正,从此也算是有了立足扎根的地方……

丁家大药房济贫扬善,做了很多善事。大家只知道有个丁神医,却不知道鞍前马后辛苦劳顿的其他人的来历,以及这些人之间的故事。

据说,多年后,海盗中也出了一批小有名气的郎中。

本文由困惑君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