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困惑君 > 探索

玄幻小说:战国末年,烽烟四起,群雄逐鹿。 赵氏孤儿,机缘巧合,踏入仙途

2019-06-15来源:困惑君

少年紫宸用一命认清兄弟,机缘遇雷元复生,得炼体法诀,踏上强者之路。雷电淬圣体,造化铸天途!

一滴神血,三千龙筋!我命由我,天地莫问! 一世神话,三生情缘!


一剑通天,谁主沉浮!无意收服千年九尾灵狐,以剑道崛起,追求剑道巅峰!

术道至尊借尸还魂,重生于废物少年姜云之身,双修天赋一朝觉醒。 世家弟子?宗门天才?术道大能?不用解释,统统碾压!

少年逸尘,拥有神秘血脉,体内寄存帝尊灵魂。修《大五行诀》,得无极剑,聚星辰之力,拥造化之功

序言

大周开国三百二十五年,至幽王为十二世。幽王贪婪成性,重用佞人,天灾不断,泾渭洛三川大震,百姓死伤无数,天怒人怨。

幽王三年征伐褒国,褒人献褒姒以乞降。幽王一见,惊为天人,宠冠后宫。翌年,诞下一子,名曰伯服。幽王又废嫡立庶,礼崩乐坏。幽王为博褒姒一笑,数举骊山烽火,失信于诸侯,被犬戎兵杀死于骊山之下。

王室东迁洛邑,平王继位,王室衰微。各诸侯拥兵自重,连年征战,国无宁日,邦无定土。桓公、襄公、文公、穆公、庄王相继称霸,史称春秋。

历二百余载,小国相继灭亡,大国有秦,魏,韩,燕,赵,齐,楚,小国有宋,卫,中山,鲁,滕,邹。北有林胡,楼烦,仪渠,南有巴,蜀,越,史称战国。

这个故事就要从战国时期齐国即墨城的一个海边小村说起。

【0001】田家村冤案

暮春三月,草长莺飞。

东海之滨,齐国即墨城中已是满城柳色,遍地芳菲。

路上行人络绎不绝,一派国泰民安的太平景象,但城外不远处,却随处可见一座座长满蒿草的荒坟。

十五年前,燕国大将乐毅攻入齐国,连克七十余城,愍王被杀,齐国危在旦夕。

在此危难时刻,田单挺身而出,号召齐民抗燕,在即墨城死守,乐毅攻城一年不克。

田单派人入燕行离间计,诈称乐毅名为攻齐,实欲称王,燕王果然中计,派骑劫取代乐毅,乐毅投奔赵国。

田单见反攻时机成熟,便集中千余头牛,角缚利刃,尾扎芦苇,披五彩龙纹外衣,于深夜攻入燕营。

燕军见火光中无数角上有刀﹑身后冒火的怪物直冲而来,惊惶失措,纷纷夺路逃命,互相践踏,骑劫在混乱中被杀。

田单率军乘胜追击,尽复失地七十余城,随后,迎法章回临淄正式即位,是为齐襄王,田单受封安平君。

在此战中,虽齐国光复,然即墨城却是十户去了八户,几乎家家戴孝,户户举哀。

是以即墨城外坟冢无数,城中和村中也多义舍,其中多是即墨之战的遗孤。

齐王对这些遗孤多有赈恤,以兹不忘即墨百姓助战复国之义。

距即墨城东五十里,有一田家村,村民多田、姜二姓。

村中虽有几个游手好闲的无赖泼皮,但绝少偷窃奸淫,坑蒙拐骗之事,称得上民风淳朴,人心向善。

这日,却从田家村姜掌柜的油店中,传出阵阵喝骂声和哭泣声,显得分外的刺耳。

“你这个小贼,偷了钱还敢嘴硬,看我不打死你”,只见姜掌柜拖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一边喝骂,一边往外拽,手里还拿着一个笤帚,雨点般的朝小姑娘身上落下。

“啊……,啊……”小姑娘吓得紧紧缩成一团,浑身瑟瑟发抖,一边拿胳膊挡着落下的扫帚,一边不停地哀叫。

“姜掌柜,求你别打了啊,小红是肯定不会偷钱的,我求你别打啦……”旁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,死死抱住黄掌柜拿扫帚的手,不停的哀求,哭得已经是满脸泪痕,如梨花带雨。

“不是这个小贼偷的,难道钱会自己变成石头?你当我是傻子啊!”

姜掌柜愤然说道,“田寡妇,我可怜你们孤儿寡母,才照顾你们到我店中做活儿,谁知你们如此不知好歹。俗话说,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,你们居然在我这里偷钱,今儿个无论如何也要带你们去见官!”

“姜掌柜,这钱肯定不是小红偷的,孩子还小,你就饶了她吧,要是带她去见官,不知道要把孩子吓成什么样的,我求你啦……,我给你磕头啦……”,这少妇声声哽咽,最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如捣蒜般的磕起头来。

“你赶紧给我起来吧,别作这死样儿!”姜掌柜一脸的不耐烦,抓着这少妇的胳膊,就要把她给拽起来。

街坊四邻被这番吵闹都给惊动了,纷纷围过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

姜掌柜见众人围了过来,更是来了劲头,对众人说道,“各位乡亲,你们来给评评理,我好心好意留田寡妇在我店中,本指望好帮衬她们娘儿俩,谁知道她们恩将仇报,居然做贼偷我店里的钱,我该不该将她们送官?”

“小红没有偷钱啊,姜掌柜你可不能这么说啊!”田寡妇见这么多邻居在场,赶紧出声辩解道。

围观众人不禁议论纷纷。

有人的地方,就会有是非,就会有舆论,本来你作好事扶老大爷过马路,传到最后,就变成了你偷窥女生洗澡,三人成虎就是这个道理。

你看,乡亲们这么一议论,事情就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。

“不会吧,田寡妇母女俩平日里本本分分,怎么会做贼呢?”

“我看姜掌柜这次八成是冤枉好人了。”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说不定是田寡妇见财起意呢!”

“我看不会是姜掌柜想吃田寡妇豆腐,没吃成,恼了起来,反赖人家偷钱吧!”村里的几个泼皮破落户也围了上来,还越说越离谱,旁边的几个人还发出嘿嘿几声坏笑。

姜掌柜见不是事,忙制止众人,“我说众位街坊,大家在此作个见证,我这就带田寡妇到城里去见官,偷没偷钱官府自有公断。”说着,便要分开众人,将田寡妇母女带走。

田寡妇跪在地上,死死抱着姜掌柜的腿,“姜掌柜,你看孩子都吓成这样了,要是带她到公堂上,还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呢!你大人有大量,就饶了她吧,你丢的钱,就从我们娘儿俩的月钱里扣还不行吗?”

姜掌柜此时也是骑虎难下,要是这就答应了田寡妇,到此为止。倒真像他是要占田寡妇便宜不成,反讹人家偷钱似的。

姜掌柜心里一发狠,使劲拽开田寡妇的手,“你心里没鬼,为什么不敢见官?我看你是做贼心虚了!”说着,就要拿扫帚往田寡妇身上招呼。

这时,两个背负长剑的剑客也挤在围观的人群里,年轻的剑客见姜掌柜又欲动手打人,眉头一皱,正要出手制止。

.


本文由困惑君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